主页 > 香港内部资料独家提供 > 优步的艰难棋
优步的艰难棋

  作为优步所有业务中唯一实现盈利的“现金牛”,其网约车业务却从去年开始遭遇了数只“黑天鹅”的侵袭。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优步网约车业务营收为61亿美元,同比下滑43%;净利润为11.7亿美元,同比下滑44%。

  营收和净利润几乎双双“腰斩”背后,可以将其归结于全球疫情导致用户乘车需求急剧下降。

  据悉,在去年各国限制措施最为严格的第二季度,包括优步和Lyft在内的各大网约车平台的订单量跌幅一度超过80%。另外,根据Harry Campbell对美国当地1000名司机的调查显示,在大流行期间,由于用车需求的减少以及担心受到感染,大约有58%的司机停止了网约车服务。

  去年5月,优步在两个星期内先后裁掉了3700名和3500名员工,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4,并关闭或者整合了全球45个办事处,连该公司CEO达拉·科斯罗萨希(Dara Khosrowshahi)也宣布放弃去年剩余时间的基本工资。

  一年之后,随着疫苗的推广和普及,以美国市场为代表的用车需求开始回升。根据优步最新发布的消息称,上个月其网约车业务实现了9%的同比增长。然而,随着用车订单的增加,该公司目前却面临着另外一个难题——没有足够的司机可以提供服务。

  据美国当地一位重新上岗的优步司机Mike透露,大多数人之所以不愿意回来,除了担心感染病毒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优步提供的收入对司机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大概和失业补贴差不多,所以为什么不干脆待在家里呢?”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优步于近期公布了一项2.5亿美元的“刺激计划”,用于激励司机重返道路。但Mike对此却并未表现出太多兴奋,“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激励措施一般都是短期的,等更多的司机回来之后,毫无疑问,我们的收入将再次下降。”

  网约车平台与司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去年以来,随着多国监管部门和相关工会的介入,这一矛盾再次升级,最终演变成了侵袭优步的第二只“黑天鹅”。

  去年8月,美国加州法院要求优步将其平台司机视为正式“雇员”,仅管这一决议在三个月后随着“22号提案”的通过而被撤销,但自此之后,全球要求“优步司机合法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今年2月,英国最高法院裁定,优步必须将其在该地区的全部司机视为合法“员工”,并为他们提供相关福利,包括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休假以及养老金等。据悉,目前优步在英国市场约有7万名司机。

  继英国之后,南非的司机们也借此向优步等当地网约车平台施压,除了寻求合法身份之外,还要求平台向其支付未付的加班费和假日工资。

  不难想象,一旦将数量庞大的司机群体视为合法员工,优步的运营成本也将随之大幅增加,而对尚且处于亏损状态的平台而言,此举无疑将进一步加大该公司在盈利方面的压力。

  除了疫情和监管方面的打击之外,竞争对手的强势进攻也成为了优步当前面临的第三只“黑天鹅”。

  以拉美市场为例。三年前,随着滴滴正式宣告出海,优步与这位曾经的中国对手再次在拉美“狭路相逢”。三年过去,滴滴凭借“低价”+“低佣金”这一“双低”策略,已经在该地区抢占了近半江山,并且有望在今年年底与优步打成平手。

  在拉美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墨西哥市场,滴滴则已经与优步“平起平坐”,甚至在去年疫情期间还一度超过后者,拿下了近六成的市场份额。而在滴滴的猛烈进攻下,优步的网约车业务在整个拉美地区仅实现2%的增长。

  可能肯定的是,在以上三只“黑天鹅”的夹击之中,优步“现金牛”的日子想必也不太好过。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优步外卖业务营收为39亿美元,同比暴增179%;净亏损为8.7亿美元,同比收窄36%。

  然而,由疫情带来整个外卖行业的繁荣,也进一步加剧了该行业的竞争。而且从当前的竞争格局来看,优步在这轮集体爆发之中似乎并未占据先发优势。

  根据Second Measure对美国各大外卖平台月度销售额的统计报告显示,今年3月,美国外卖市场的最大赢家为DoorDash,其市场份额高达55%,与2020年的45%相比,增长超过22%;而优步则以22%的市占率位列第二,与去年基本持平;排名第三的Grubhub市场份额则稍有下滑,目前市占率为17%。

  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优步选择与对手联手,共同对抗行业龙头DoorDash。

  去年11月,在收购Grubhub未果后,优步最终以26.5亿美元的股票价格将Postmates收入囊中。可惜的是,就算加上后者当前5%的市场份额,优步在美国外卖市场的占有率还是没能超过30%,与DoorDash之间仍然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因此,优步加快了收购的步伐。今年2月,优步宣布将以11亿美元的股票和现金收购酒精配送平台Drizly。据悉,Drizly是美国领先的酒精配送平台,目前在当地1400个城市提供服务。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一年,该公司的增长率超过300%。

  在欧洲,来自英国和荷兰的外卖平台Just Eat与Takeaway于2019年合并,并在去年一举拿下了该地区超过50%的市场份额,增长幅度超过100%;排名第二的是英国外卖平台Deliveroo,市占率为22%;而优步虽然在该地区实现了80%的同比增长,但其也只能以1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

  在以墨西哥为代表的拉美市场,优步同样不敌本土外卖平台Rappi。过去一年,Rappi凭借更加本地化的运营策略,其订单总量涨幅高达两倍,而优步仅实现了14.8%的同比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约车业务上与优步打成平手的滴滴,其外卖业务在当地也有所突破,增幅接近5%。

  外部的竞争环境日益激烈,优步在自身内部还面临着一大难题——当然,这也是整个外卖行业的一个“通病”——骑手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平台盈利困难。

  在全球外卖行业集体爆发的背景之下,尽管去年优步外卖业务的亏损有所收窄,但在高企的骑手成本面前,该公司的盈利压力却并未减少。为了减少亏损,优步在近几年开始缩减部分地区的外卖业务,试图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几大主要市场。

  去年11月,优步先后关停了阿根廷和哥伦比亚的外卖业务,仅将巴西、墨西哥以及智利作为其在拉美市场的主战场。

  在欧洲、中东以及非洲,优步于去年5月终止了包括捷克、罗马尼亚、埃及以及沙特阿拉伯等在内的8个国家的外卖业务——数据显示,这8个国家的外卖业务仅占优步总订单时的1%。日前,优步宣布将在德国开展外卖业务,此举还因此引来了优步CEO与Just Eat Takeaway CEO两人在社交平台上的一场“口水战”。

  在此之前,优步还于2019年结束了韩国和印度的外卖业务,并将其分别卖给当地的竞争对手Grab和Zomato。

  一边通过收购和联合企图与行业龙头抗衡,一边通过关停和售卖试图减少部分市场损失,而在这一系列“买与卖”的动作中,优步的外卖业务最终何时才能实现盈利?

  网约车和外卖业务之外,优步另外两项非核心业务货运和自动驾驶的情况也不太乐观。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优步的货运业务营收为10亿美元,占该公司总营收的不到10%;尽管该业务实现了38%的同比增长,但与2019年105%的增长相比,可谓退步不少。此外,和外卖业务一样,优步的货运业务同样未能实现盈利——去年一年亏损2.3亿美元,同比扩大5%。

  事实上,这项于2017年推出的服务在诞生之初本被寄予厚望。2019年,优步还专门将该业务独立出来,并增加了一倍以上的投资。不仅如此,该业务甚至还一度踏上了全球化的征程,扩展到了加拿大和欧洲市场。

  然而,随着该业务的亏损逐年扩大,本就面临盈利压力的优步不得不“割爱止损”——去年9月,优步将其在欧洲地区的货运业务出售给总部位于柏林的物流创业公司Sennder。据知情人士表示,这笔交易的估值仅为9亿欧元(11亿美元)。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优步的自动驾驶业务营收为1亿美元,尽管涨幅高达138%,但却连该公司总营收的1%都不到;而其净亏损虽然同比减少了25%,但却仍然高达3.8亿美元,甚至比货运业务的亏损还要高。

  其实,自2015年成立以来,优步自动驾驶子公司ATG的发展就一直不太顺利。

  2017年,ATG被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全球自动驾驶领头羊Waymo起诉,称其涉嫌盗取商业机密。最终,优步不得不以2.45亿美元的代价与Waymo进行庭外和解。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优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又因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引发了两起车祸,其中一起车祸造成一人死亡,并直接导致优步的无人驾驶路测项目长时间中止。

  在资金以及舆论等方面的多重压力下,优步不得不选择放弃这项烧钱的重资产业务。去年年底,经过多方兜售后,优步终于以折价甚至“倒贴钱”的方式将ATG“贱卖”给了美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

  据悉,这项交易对ATG的估值约为40亿美元。而早在两年前,ATG还凭借72.5亿美元的估值一度获得了软银、丰田和电装日资三巨头10亿美元的投资。也就是说,优步ATG在此次交易中估值缩水近45%,几乎腰斩。

  纵观下来,在网约车业务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外卖业务尚未实现盈利的巨大压力面前,优步除了“牺牲”货运和自动驾驶这两项非核心业务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作为一家全球化公司,优步除了在具体业务方面引人关注之外,其全球市场格局也同样不容忽视。

  在美国起家的优步,北美和拉美市场一直是其最重要的两大市场。然而,一场疫情过后,这一局面似乎有所变化。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凤凰玄机,优步总营收111亿美元,同比下滑14%——其中,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收入为66亿美元,同比下滑22%;拉美地区收入为13亿美元,同比下滑30%;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地区收入为21亿美元,同比增加11%;亚太地区收入为11.5亿美元,同比增加40%。

  不难看出,尽管美国和加拿大仍然是优步的主战场,但面对当地越发激烈的竞争环境,该公司的业务重心开始向EMEA以及亚太地区转移已是肉眼可见的事实。接下来,优步在这两大市场又会有什么新动作?

  而拉美地区作为优步除美国之外最大的海外市场,目前也在滴滴和Rappi的夹击之下开始“败退”。面对对手的低价策略和本土化运营,滴滴要如何扳回一局?